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八大案例揭示中國機床工具行業發展現狀

來源:中國工業新聞網閱讀:
改革開放以后,各機床工具企業釋放了推動上層建筑改革與生產力大發展的動力,加上實施“引進來”、“走出去”的戰略,多種所有制企業并存發展,既競爭,又合作,通過兼并重組,出現一批多種所有制的明星企業,據2007年的統計,民營企業占行業總數的71.3%,年銷售額占全行業的56%,位居半壁江山。據2013年統計,雙雙已近80%。

  若干年前,國民經濟以二位數快速增長,帶動了機床工具行業高速發展。國內機床工具市場迅速擴大,成為世界上第一消費國、第一生產國、第一進口國,這種成績得來實屬不易,可喜可賀,行業內企業家們大多笑逐顏開,忙著建新廠,擴大生產能力。在發展過程中又受到政府這只“有形的手”的支持。“高檔數控機床及基礎制造裝備”重大科技專項(以下簡稱04專項),從資金及政策上給予支持,各主流機床工具廠幾乎都接待過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與省、市主要負責人的參觀考察,從精神到物質均受到中央和地方政府的重視。
  
  但殘酷的市場經濟,優勝劣汰的規律,發達國家跨國公司及中國臺灣地區機床工具企業,特別是ECFA的實施,在中國大陸進行了嚴密的布局,或兼并、或合資、獨資,設立生產(大部分為SKD方式)、銷售基地,利用中國熟悉機床工具方面的專家或專業人員,深耕中國市場,與中國高端用戶建立了緊密聯系,甚至進入機床行業本身作為技改之用。
  
  機床工具行業是一個競爭性行業,早已對國外放開了,雖然有04專項的支持,頻頻出現多類國產高端的數控機床見諸報紙及媒體,著實使人興奮,但掩蓋不了機床工具行業競爭力的比較薄弱本質。當中國經濟回歸到個位數正常發展速度時,加上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及以后的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引發中國的制成品出口困難,從而帶來這些外向型企業技術改造缺乏資金,并由于中高端數控機床競爭不過發達國家的跨國公司,中檔數控機床與有些國家及中國臺灣地區的機床工具企業難以匹敵,造成今天機床工具行業的“寒冬”狀態,什么時候寒冬過去,無人回答。

  中國工業報總編楊青同志于2014年3月4日發表了一篇《中國機床,春天去哪里了?》文章,她描述了在上海舉辦的第八屆中國數控機床展覽會前夕(CCMT),參加2月22日近60多位CEO聚首申城的“2014年機床工具制造業CEO國際論壇”的感想,值得大家深思。我從中也得到深刻的啟示。
  
  對于中國機床工具行業競爭力薄弱的現象,眾說紛紜,見仁見智,但決不能說機床工具行業的同仁們沒有拼搏精神,沒有想辦法找出路。以下分別對機床、工具行業的努力與現狀進行分析。
  
  案例一:以規模取勝的大型機床企業現狀
  
  業績雄居世界前十位的沈機集團人員超過1.5萬,大連機床集團人員接近5000人,業界一些人士稱之為機床工具行業發展的“領頭羊”、“風向標”,為行業發展做出不少貢獻,但2013年在市場環境發生變化的情況下,銷售額也出現了負增長,但盈利能力尚需提高。筆者認為企業的發展一時有波動也是正常的,這兩家企業都是04專項的主要支持對象。
  
  楊青同志在文章中寫到,“本屆展覽會值得一提的還是沈陽機床集團的沖擊波。沈機一如既往占據了又好又大的位置,卻沒有往常那樣在場子里擺滿機床,而是密布著各種大大小小的液晶顯示屏,上面播出不同的視頻內容”。“他們全新推出的是尤尼斯工業服務公司和以i5為標志的系列產品……”
  
  又說“從新五類到i5,從工業設計到智慧智造,沈機如同下跳棋一般在同行的注視下義無反顧地前行,相比之下,像德馬吉精森機這樣有深厚底蘊的跨國公司,則如同下圍棋,在變化中布局強勢”。
  
  案例二:試圖以重型機床打開市場的企業現狀
  
  近期,重型機床企業尤其困難,除市場因素外,肯定還有其它內部原因。五坐標聯動數控龍門銑床的確是顯示目前高端機床產品標致性的一類產品,生產的廠家就有二三十家(當然大小規格不太一樣),連居于云南地區的昆明機床廠,也花巨資建造了一座嶄新的擁有200噸吊車的重型廠房,也想搞大型數控龍門鏜銑,將來產品運輸都成問題。
  
  為什么趨之若鶩呢?
  
  有04專項支持的企業在做,沒有04專項支持的企業也在做,高端數控機床的同質化奇怪地出現,這說明市場機制的盲目性作用,難道不是浪費機床行業的人力與物力資源嗎?不少做出的樣品投不了產,放在庫房里或做展覽之用,用戶也很少問津。生產能力過剩,以至造成現有重型機床企業出現虧損。
  
  據楊青同志報導,在展會上武重、齊重數控、齊二、星火等僅用展板或制成模型展示產品,除展板和模型之外就是一張張椅子,供接待用戶觀眾(當然還有重型機床太大,運往展覽會花費較多的原因)。
  
  這幾家都得到04專項的支持,武重曾經研發出讓人矚目的新產品,一定程度上得到用戶的認可。如武重幾大極限超重型機床,包括320米的數控落地鏜銑床,28米數控立式車銑床,3.6米數控臥式重型車床,6米×68米的數控龍門銑床,8米~12米螺旋漿專用數控龍門銑床等。
  
  案例三:改革體制的探索
  
  在市場經濟中兼并重組,優勝劣汰是正常的,目的是優化資源配置,但情況如何呢?齊重民營化,齊二、哈量、北京機床研究所、武重找到了央企作為“婆婆”,另外寧江機床廠找到了五糧液廠作為投資方。昆明機床廠是一家上市公司,幾次換“婆婆”,從西安交大到沈機集團。這種例子確實不少,仍解決不了很多問題,為什么呢?
  
  案例四:曾經的“明珠”光芒隱退
  
  在上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新中國建立才10年,遭受帝國主義封鎖,國家制定了發展“高精度精密機床”戰役。從1958年到1965年,共試制成功高精度精密機床26種,到1965年年產高精度機床500臺,縮短了與國外的差距。
  
  筆者上世紀60年代初到日本考察。日本的同類精度精密機床的品種不如我國全,當時他們沒有齒輪磨床螺紋磨床、高精度外圓磨床等,僅在高精度坐標鏜床及高精度測量裝置(三井精機)方面比我們強,當然整個機床行業很多企業,如日立、池貝、東芝、牧野、豐田、馬扎克等企業的制造工藝及管理比我們強,他們的精加工及裝配已在恒溫凈化廠房生產,確保質量。
  
  當時機床行業的兩顆明珠上海機床廠、昆明機床廠立下了汗馬功勞。從解放前這兩個廠就有一批技術造詣良好的技術人員與技術工人,在解放后起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前者承擔起齒輪磨、插齒刀磨、螺紋磨、高精度外圓磨等的研發與制造;后者主攻坐標鏜、刻線機、刻線尺、圓光柵、長光柵、同步感應器測量裝置的生產;全國協作,研發生產成蝸輪副母機、分度板母機、高精度絲杠副母機等,為發展精密機床的功能部件打下了堅實基礎,多年失去了光芒的兩顆“明珠”,何時再現光芒呢?
  
  案例五:領導的作用
  
  改革開放以后,逐漸進入市場經濟,優勝劣汰顯現出來。“十八羅漢”(文革前對18家規模機床廠的戲稱)之一的沈三與濟一,在上世紀80年代,曾經風光一時,名聲雀起,受到各級政府的表揚,獲得很多獎牌,雄居行業佼佼者地位,但好景不長。
  
  沈三以數控化率最高聞名全國,但質量不過關,服務又不到位,筆者多次發出警告,但無人聽得進去,忠言逆耳,最后被用戶與市場拋棄,落得破產的下場。
  
  濟一以與日本馬扎克合作而聞名,利用OEM方式出口,迅速提高了該廠的工藝技術水平,如齒輪噪音,不僅考核分貝數,還要聽了“悅耳”,標準不可謂不苛刻。但在時任廠長朱錫泉同志的帶領下,經過艱苦努力,一個個難題都解決了,出口勢頭良好。后來的繼任者,由于種種復雜原因,解除了與馬扎克合作,引進技術又作出了錯誤的決策,逐漸衰落了,一直到現在仍沒沒無聞,據稱去年被民營企業兼并。
  
  同樣的經歷體現在另一個“十八羅漢”之一的企業——南京機床廠。該廠在上世紀80年代初,與德國Traub公司合作生產中小型數控車床并轉讓技術,條件相當優惠。當時的廠長呂天樂抓住這個機會,大大提高了南京機床廠的技術與管理水平,但后來幾位繼任者,不知什么原因,一次次折騰,雖然改制了,到現在還沒有恢復元氣。這幾個廠的教訓是,成也領導,敗也領導,充分說明一個企業的興衰內因是起主要作用的,外因僅僅是條件。
  
  案例六:走國際化道路提升行業水平
  
  因為機床工具行業在改革開放初就起動合作生產、引進技術的方法,特別是合作生產,返銷,是當時提升機床工業水平的快捷途徑,在機械工業內都具有自己的特色。
  
  后來發展到兼并國際上有名的機床企業,如沈機集團兼并德國Schiess,北一兼并德國的WaldrichCoburg,大連機床集團兼并美國IngesollRand等企業,哈量兼并Kelch,天水星火在國外兼并或合資若干企業,杭機參股Aba等。這條路還要走下去,如何走下去才能使中國機床工具企業強身固本呢?
  
  這個問題受所在國法律、技術出口、金融等限制似乎尚未解決。不僅為了應對金融危機,那些國際著名機床企業遇到資金鏈的斷裂產生的困難,被我企業兼并,如果我們駕馭不了,消化不了,不要像多年前上海汽車公司兼并韓國雙龍汽車那樣,最后還是吐出來了,切記切記。

  案例七:另辟蹊徑的嘗試
  
  原營口機床廠、安陽機床廠、威海機床廠已經資不抵債,瀕臨破產,有的通過企業領導、有能力的員工進行改制,民營化,用“鳳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方式挽救企業。
  
  在此基礎上成立的營口冠華、安陽鑫盛、華東數控等企業,起死回生。如何鞏固成果呢?
  
  有的已經遇到暗礁。
  
  案例八:鍛壓機床行業的有效探索
  
  鍛壓機床行業似乎比金切機床行業好,看到一點希望。據有關材料數據顯示,銷售額排在前十位的濟二,揚力、亞威,天津鍛壓,揚鍛,金方圓、泰安華魯、湖北三環、合鍛、徐州鍛壓,有9個企業的產值都是正增長,并都有利潤,少數企業利潤是負增長。
  
  濟二因產品技術含量高,競爭力強,因此利稅實現較大幅度增長,應該說在機床工具行業鶴立雞群。究其原因,筆者認為濟二廠從建廠以來一直以壓力機及龍門刨為主導產品。數十年間,除在改革開放以后把龍門刨改為龍門銑外,一直堅持自己的發展方向。壓力機從改革開放初期引進威爾遜的壓力機技術,并進行消化吸收創新。當時一汽等汽車用戶廠,技術上要求采用與威爾遜不同的導柱、導套結構,濟二最終根據用戶要求進行研發修改設計,提供的壓力機受到一汽等用戶的歡迎,從此打開了汽車工業的市場。
  
  同時,濟二與其他有名的國外企業進行技術合作,幾十年如一日,積累了在壓力機設計、制造方面極為寶貴的經驗,并通過管理人員、技術人員、技術工人,代代相傳,使技術得以傳承與發展。他們經受了多種考驗,在“做大”、“多元化”浪潮中,沒有迷失方向。企業各屆領導雖然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但仍堅持科學發展的理念。
  
  在合資浪潮中,濟二沒有對國內外企業實施兼并,僅依靠自己的力量發展成為能與世界頂尖的壓力機企業,與德國的Schueler及Weingarten進行競爭。濟二在美國福特汽車車身壓力機生產線的招標中勝出,其節拍創世界先進水平,這種能“引領技術,引領市場”的機床工具企業太少了。
  
  從濟二身上看到了機床工具行業的希望。當然國家04專項對其支持也是不可或缺的。任何事物的發展,內因是根本,外因僅是條件而已。由于鍛壓行業有了這樣排頭兵的榜樣,對引領行業發展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這并不說明鍛壓行業沒有缺門,如大噸位的螺桿壓力機、高速精沖機床、多工位旋壓設備等尚需進口,這應該是正常的。但用戶不能原諒的是包括前十位在內的諸多鍛壓設備廠,其質量、性能、生產過程的精細化管理與日本小松、Amada等先進企業還有很大差距。
  
  筆者去年參觀一個電器廠,該廠用某廠的中小鍛壓機沖壓精密電器的小零件,其精度要求很高(當然還要靠模具),買來后運轉不久,一邊立式導軌板別勁,從而導致發熱,就變形了,制造廠多次派人來修,沒有修好。最后用戶不得不花高價買了Amada五六臺壓力機,這怪誰呢?
  
  而這個廠實力雄厚,改革開放以后,從規模到品種取得了巨大成就,特別使筆者印象深刻的是機體是鋼板焊接構件,其邊角廢料達數千噸,全部用于鑄造球墨鑄鐵曲軸,不僅質量好,還成為節能節材的典型。但智者千慮,有時也有一失,說明壓力機行業還有發展的空間。
分頁:123
本文鏈接地址: yuanjingjixie.cn true 中國機床網 http://yuanjingjixie.cn/news-2016-29931.html report 八大案例揭示中國機床工具行業發展現狀資訊由中國機床網業界動態頻道提供。中國機床網專業提供機床工具等方面的資訊,是機床商人獲得機床工具信息的最佳網絡平臺。
更多資訊敬請關注業界動態頻道
文本標簽:
文章來源:中國工業新聞網
聲明:
如果您有機床相關新聞稿件發表,歡迎聯系本站編輯。投稿郵箱 waker@yuanjingjixie.cn
凡本站原創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本站所有,轉載使用請注明來源和鏈接。
本站轉載作品均注明出處,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涉及作品版權、作者署名權和其它問題,并非出于本站故意,在接到相關權利人通知后會加以更正。
搜索
推薦企業 更多